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神医小农民 > 第2562章 因果夺舍活死人

第2562章 因果夺舍活死人

PS: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的修真,实则奉行‘强者为尊’,甚至为了一些天材地宝,可以自相残杀。

    这种人的信仰力量,即便得到多了,可以一日千里,却也会日渐侵蚀长生道者的神智,令其无情染上私欲,本来的公道变成徇私,如此不要也罢。”

    当年千里昂选择投身剑炉化为剑灵,其实原因一来是因为柯兰儿失踪,二来也是不愿同流合污罢了。

    所以他在说到“不要也罢”的时候,周游能够很明确的感到千里昂是真不在意。

    此刻周游感觉到了一种在宗主身上存在的洒脱,那种极为相似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他们同为洪荒长生道者。

    有那么一瞬间,原本只是好奇随口问问,后来转移话题的周游,是真正对此感到了好奇。

    “说实话,我觉得你这样想其实不太对,不是所有的长生道者都要无情无欲。”

    也正是因为千里昂和宗主身上的相同点,让周游忍不住想要劝劝他。

    然而周游的话,若此时千里昂就在他面前的话,估计会给一个疑惑眼神。

    就如此时即便他身处焚天剑中,可周游还是明显的听出了他的言辞之中的困惑:

    “什么时候徇私变成了无情无欲了?”

    意识到周游理解错了之后,千里昂沉默片刻,才主动解释道:“你也修的是长生,应该被告知过‘勿忘初心’吧?长生道者并非无情,相反要历经世情,了结自身所有因果,这并非无情,而是大道无私。

    就如我喜欢兰儿,愿意娶她为妻,在其失踪之后,甘愿停下铸剑,放弃长生道,以剑灵为代价,等候再次与她相遇,但却不能以自身传承为私欲去换她回来。”

    “勿忘初心……”

    听完千里昂的话,周游瞳孔骤然针缩了下。

    到了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最开始在魔都初遇时,宗主不曾现身,只以声引导,说的是“了因果”,因为泣鬼神医以自身性命为她留下三魂。

    而一次次帮助周游,引导他进入蓬莱,除开偿还因果之外,更多是为了其余当年牺牲的蓬莱中人。

    宗主不是怕麻烦,而是习惯了长生道者的大道无私,真正不愿欠下因果。

    就如千里昂以铸剑入长生道,却因为柯兰儿而对此感到厌倦,所以在三千世界留下传承,以成为剑灵来等候所有有缘人唤醒他,将别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长生拱手相让而出,也仅仅是祈求不知道是否可期的再一次重逢。

    从最初相遇到现在,周游从来没有主动问过千里昂关于柯兰儿的事情,一来是怕麻烦。

    毕竟问了,若非戏弄别人,那么势必要参与进去,就如千里昂如果将他与柯兰儿的故事说出来,那么作为要继续合作下去的条件,周游势必就要帮忙,否则说不过去。

    成为焚天剑灵的千里昂,也只是开头点了下,而后他们却默契的一个没问,一个没说。

    明白了这点的周游闭了闭眼,他将心底纷乱的情绪压下,只继续之前的话题,道:

    “其实从洪荒到上古,从长生道者到成神,也意味着门槛降低了是吧?”

    千里昂觉得周游总结的没啥毛病,所以给予了肯定。

    得到肯定答案只有,心里纷乱情绪让周游摸了摸下巴,虽然他觉得,如果按照自家剑灵这样说的话,上古之变就可以理解。

    “怪不得域外天魔……”

    说到这儿,周游想到现在幻境里面也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时间段,贸然提起恐怕得崩。

    现在还有无数问题想要询问剑灵的周游,于是将到嘴的话题,硬生生改成:“修真者对共同的天敌诸如魔帝那样的域外天魔也是祈求神眷顾呢?!”

    真正的洪荒长生道者,诸如宗主之辈,即便欠下因果,修的也是九州安稳,其心无私,对上域外天魔时,往往也能够以一己之力御敌诸如将魔帝封印神河之下。

    千里昂听出了他对那句“神眷顾”的调侃,所以没有回答周游对或者不对,只是言归正传之前活死人的话题,继续道:

    “在洪荒,活死人的存在,属于九州三千世界里,长生道者不愿意沾染因果,而选择的一种手段。”

    再一次听到“因果”两字的周游,微微眯了眯眼,问出自己心中所想:“就是夺舍呗?”

    此时此刻周游还想要继续询问洪荒事情,所以对千里昂言归正传的再次提起活死人,就少了几分兴致,甚至按自己理解随口打断后,就想要表示自己已经明白,然后结束这个话题。

    “与夺舍不同,活死人这种是在身体主人死亡时,占用身体以减削神魂消耗的,若真正说起来,更类似于一种交易。”

    万万没想到千里昂会这么说的周游,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九重之巅小院中:

    灰影人此时心里是极度惊讶的,之前专心下棋,以至于他都快忘记了幻境中的周游。

    此时听到剑灵那番关于洪荒的话,灰影人不由转头看向宗主,不可思议道:

    “你竟然……”

    虽然早就知道宗主心思极深,甚至明白这位长生道者的布局远非棋局之上那般简单,可灰影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错愕,透明人冷笑了下,目光越过童心,冷如剑锋般,直指宗主而去。

    “呵呵,到今天你还觉得她有情吗?简直可笑!”

    比起灰影人表情上那根本忘记掩饰的惊讶,面对透明人的嘲讽质问,作为当事者的宗主,反而要镇定……不,或者应该说,从九重之巅小院里发觉异常,到变故突发时,故魂都淡然得很。

    她先让童心服下竹筒里最后的夜魂,借此力量运转冲散他双手间因为接触透明人而产生的黑气。

    确定夜魂力量有效之后,宗主这才捋了捋因为刚才劲风急扫而让她略显零乱的白发,将膝盖上的软毯拉上一点之后,这才对透明人抿起嘴角微笑道:

    “童心,去请院外那位姑娘一并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