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神医小农民 > 第2439章 留影壁里的过去

第2439章 留影壁里的过去

PS: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另外一边,被枯木夫人提起的周游,此时好不容易将混乱的思绪整理清楚,他凝视着夜莺。

    只是周游还来不及继续开口询问什么,那边的童心就突然侧了下头。

    “怎么?”

    童心那边的异常,让周游暂时放下了眼前犹自委屈的夜莺。

    如果是放在别的时候,那么对于夜莺这样肤若凝脂,眼含秋水的极品美人,他或许不会这么不怜香惜玉。

    可此时对于周游来说,什么莺莺燕燕都及不上那个半魂。

    所以他压根没把夜莺表现出来的那份委屈放在眼里,甚至在发现童心的异常之后,更是直接走了过去。

    看着将耳朵贴在墙壁上面的童心,从夜莺那边无法再打探出什么来的周游,心中不由微微的生出些许小小奢望来。

    “是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发现眼前童心贴着墙的半个身体,瞬间没有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背上冷汗直冒的周游,下意识就伸出手去想要将他拽回来:“童心?”

    周游这边焚天剑都已经出手,那边童心的另外半个身体,又忽然从墙里面出来了。

    “老大,那边有情况。”

    我去,简直要被你吓死了好吗!

    看着完好无损的童心,周游大大松口气,而后也顾不上后怕,思绪立刻被他的话吸引了过去。

    顺着往刚才将他半个身子都吸进去的墙上看了两眼,周游忍不住问道:

    “什么情况?”

    童心摇了摇头,拧眉道:“看不见,但是我的小狗好像发现了什么。”

    至于是什么,里面黑漆漆的,童心没能看清楚,加上这儿隔绝了神识窥探,以至于他连想要检查都查不出来。

    周游也跟着皱了皱眉,随即他转头看向在场唯一知道情况的夜莺。

    不等他开口询问,夜莺就主动道:

    “你们看到的应该是留影壁。”

    留影壁?

    什么意思?

    将邪帝和泣鬼神医的记忆碎片翻找了下,周游没得出啥结论来。

    不过“留影壁”这三个字,他以前在战队的时候,到是在故宫时听过。

    然而让周游很难以置信的是:

    这什么水牢,总不能还跟故宫扯上关系吧?

    “三言两语的说不清楚,但里面没什么危险,你们若真好奇的话,可以进去看看。”

    夜莺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声音里面不再哽咽,反而带上三分若有似无的蛊惑味道来。

    进去看看?

    童心和周游对视了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想法。

    “好啊!”

    既然有了主意,那么周游便也干脆的点点头。

    听他这么说,刚刚就进去过半个身体的童心,再一次想要进去。

    只是童心才刚要去触碰那面能够吸人进去的墙壁,就被周游一把按住了肩膀。

    “别急呀。”

    对上他疑惑的视线,周游笑了下,而后转头看向夜莺:“不过进去前,还有几个问题要问问清楚。”

    他说完之后,也不等夜莺开口回答,就直接询问道:“刚才我用钥匙试探的时候,那墙好像并没有异常啊?”

    夜莺下意识避开了周游的视线,但她开口的语气却不带半分心虚的道:

    “这里面有时间阵法在呢。”

    时间阵法,已经将宗主交予那玉简仔细研究过的周游,自然知道那是一种只在特定时间里面,才会启动的阵法。

    另外一边。

    宗主看着墙面上那一盏由六朵花瓣托成的银莲座油灯。

    一灯如豆,跳动着的光芒,将她漆黑如墨的眼,越发衬的深不可测起来。

    就连宗主出口的低哑声音,枯木夫人都觉得其中带着格外的深意。

    “他若是来了,自然是瞒不过的,况且我也从未打算隐瞒过他。”

    顺着她目光,枯木夫人也看向了墙上那只灯盏。

    对于那灯没啥兴趣的她,只担忧的道:“若周游知道那钥匙是假的……”

    说到这儿,她心里不由生出些许淡淡的惘然来。

    枯木夫人之前将水牢钥匙交给周游的时候,是真不知道那是假的。

    可如果知道了,或许……她也是会继续那么做的,毕竟对于枯木夫人来说,如今钥匙是真是假都无所谓了。

    她现在最想要保全的,是夏明朗的性命。

    已经与关八爷之前的那段过去,这些年来,就恍如是藕丝般,让她斩不断,也理不清,更放不下。

    “咳咳,你放心,以周游的性子,咳……只要看到夏明朗,咳,就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咳咳……”

    短短一句话的功夫,宗主到底没能够压制住咳嗽。

    枯木夫人不由担心的望过去,刚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宗主几声重咳之后,声音越发低哑起来,又道:“钥匙是假的,水牢也是假的,所以你也无需担心夏明朗会被带去夜魂族。”

    此时听到“时间阵法”这四个字的周游,不由微微挑了下眉。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时间阵法,似乎是你们夜魂一族独有的阵法吧?”

    对于夜莺的这个回答,周游并没有挑刺。

    他像是随口这么一问,没有得到对方回答,也没有生气,只笑了笑,后又从雷公包里摸出一颗丹药,拍进夜莺嘴里。

    这次没有要他动手扎针,夜莺在丹药入口的瞬间,就痛叫出声:

    “啊!”

    因为疼痛,冷汗瞬间就从她额头滑落,连带着衣服也被汗水打湿,她惨叫道:“你给我……啊……吃了什么?”

    夜莺眼泪瞬间痛的止都止不住,连声音都断断续续起来。

    从她这副模样里面,周游能够判断,夜莺应该不是自己离魂时,在水牢看到的那个黑袍人。

    心里这么想着的他,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来。

    “记住这滋味还是只开胃小菜,但凡你敢耍花招,我保证,你会后悔活着!”

    对于夜莺,周游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警告过她之后,将捆仙绳再次卷在夜莺腰间的周游,挑眉冷声继续道:“既然你说那什么留影壁没有危险,那就请先进去吧!”

    这么说着的时候,周游的目光一直凝视着夜莺面上神情,想要看出她刚才是不是说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