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神医小农民 > 第1741章 兄弟大恩不言谢

第1741章 兄弟大恩不言谢

PS: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明朗却丝毫都不马虎了。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也不知道九冥那些家伙,会在什么时候,就放出蛊毒来偷偷摸摸地算计,但是对于此事地夏明朗,周游还是交付了三分信任,因而对他儿子的病情也说的格外仔细:

    “比如说着孩子是什么时候不对劲的?”

    周游知道,现在自己绝对是站在师门角度上的,那么跟九冥就是宿敌,面对敌人,多保留一张底牌,那么往往就有可能在关键地时候保住性命。

    但是成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周游并不希望波及这么个小小地孩子,所以即便他知道夏明朗是有所保留的,却也还是忽略了他的不对劲,只讨论病床上这个孩子,道:

    “队长,按照这孩子的脉象来看,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他中蛊毒的年数应该是在刚出生,或者娘胎里就带来了。”

    可是现在对于不知敌友地夏明朗,周游没保留这张底牌,反而直接询问。

    一来是因为过往交情的份上,对待病床上瘦瘦小小地古人之子,周游不可能任由其自生自灭。

    二来,周游是出于医者父母心。

    或者应该说,哪怕是看在功德地份上,作为“神医”的周游,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孩子没命。

    “怎么会……”夏明朗错愕地神情一闪而过。

    在听到“蛊毒”两个字地时候,周游一直都在关注了自己昔日这位队长。

    因此他可以很肯定地说,夏明朗眼中闪过的吃惊与担忧,做不了伪。

    甚至也因为如此心忧孩子地情况,这位昔日地战队队长,难得没如之前那般,吞吞吐吐。

    沉吟了下之后,夏明朗眉峰紧锁地道:

    “我一直以为他这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不足之症,而且这些年去医院检查,得到的检查报告,也从最初孩子的各项身体检查都比普通孩子要弱,到后来的影响寿命,也都自以为是早产儿地后遗症。”

    说到这儿,夏明朗忍不住挫了把脸,颓然道:“但是蛊毒,这孩子怎么会沾染蛊毒呢……”

    “先别着急,”周游看得出自家队长地懊恼,宽慰他道:“我会尽全力救他,但是有些事情我并不能完全从脉象上得出结论,毕竟孩子还太小,有些药物是无法发挥作用的,我只能从队长你这儿了解清楚,然后再考虑用药。”

    中医上的望闻问切,对于医治病人地大夫来说,其实“问”在切脉之前,周游此时也更重视从病人家长这边得来的情况。

    “兄弟,大恩不言谢。”夏明朗说到这儿,神色复杂地看着周游,他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到底压低声音地说了一句:“有些事情,我现在无法告诉你……”

    这个夏明朗口中地“有些事情”,让周游微微挑了下眉,他目光微动,出声打断了对方地话,道:

    “没事,等队长你愿意说的时候,别忘了回头找我就行。”

    周游说的坦然,其实对于“蛊毒”这个话题,他也能够看得出来,夏明朗出了最初地震惊之外,对此并没有表现出十分地疑惑。

    夏明朗身上有秘密,只是他不说,周游碍于曾经地出生入死地交情,也不好追着问,干脆也就大方地表现除了不介意。

    “好兄弟!”夏明朗感激地拍了拍周游地肩膀。

    只是现在不是续旧的时候,周游与夏明朗也都不是黏糊地人。

    两人将重逢至今地隔阂问题暂时弄清楚了之后,夏明朗紧皱眉头,最后也仅仅是问了一句:“兄弟,你知道是什么蛊毒吗?”

    “说不好。”

    周游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再一次地,在夏明朗身上感觉到了那种被隐藏起来地秘密。

    夏明朗问的的是“什么蛊毒”,而不是在想“怎么中的蛊毒”,仅仅是这一点,就让周游原本还想要说的话,停在了喉咙。

    不知道为什么,隐隐地,周游就是有一种感觉,似乎夏明朗并不希望自己对孩子的事情多做了解。

    还不等周游理清楚想法,那边秦琳就已经放下了手中空碗,冷哼了一声:

    “哼,周哥哥,有些人就是这样自作聪明……”

    似乎同样听出夏明朗有所隐瞒的秦琳有点不乐意了,她没有明着说,却暗示性十足地指桑骂槐道:“有要求人救,又这个不肯说,那个不能提的,以为什么都不说就能隐瞒的住秘密吗?”

    说到这儿,秦琳很是不满地转头,冷冷看了夏明朗一眼。

    听出她语气不对地夏明朗,微微眯了下眼睛,到底没有跟秦琳在病床前计较起来,沉下声道:“秦小姐请慎言。”

    然而秦琳见他不搭茬,再开口地语气,更是半点都不客气地直白怼道:

    “慎言?你倒是先说说,你隐瞒了什么?又想要周哥哥救你孩子的性命,转头又隐瞒这个隐瞒那个的……”

    虽然夏明朗真的很想把秦琳给赶走,但是看在他是周游这位神医未婚妻地身份上,到底还是忍住了,只目光冰冷地盯了她两眼:“秦小姐不知内情,还是暂且闭嘴的好。”

    这么说着的时候,夏明朗已经威胁性地朝着秦琳走了半步,颇有一种“你再胡搅蛮缠就收拾你”的狠厉。

    “我……”

    秦琳被夏明朗那周身地嗜血杀戮气场,吓得往后倒退了两步。

    最终受那狠厉气势影响地秦琳,到底躲在了周游身后,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其实夏明朗此时是真的不想跟秦琳计较。

    因为只要看到到病床上被蛊毒折磨地自家儿子,夏明朗心里便一阵心疼,只是这份心疼他无法宣之于口,甚至都不敢表现出来。

    一直暗中观察着地周游,拍了拍秦琳地肩膀,略作安抚之后,便抬头对夏明朗道:

    “队长,这孩子情况确实有些蹊跷。”

    夏明朗焦急地看着他,忍不住追问:“兄弟,什么叫做蹊跷?”

    周游虽然能够从灭珠地话中,猜测出这孩子身中蛊毒,但到底不是亲眼所见他蛊毒发作,因此只从作为孩子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