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墨玉本佳人 > 第324章 偏殿来书

第324章 偏殿来书

PS:中国一点都不能少!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太监见墨玉的神情都变了,连忙寻出纸笔来,放到墨玉的手边。

    这里没有可以供写字的桌案,墨玉便将就着趴在茶几上快速的沾了墨开始写了起来。

    “陛下明鉴……”

    冬日贸贸然攻打邻国,劳财劳民,擅自发动战争,于民心不安。平江城一战,我军伤亡颇重,金兵逐水草而居,却伤不到根骨,反倒将黑金王只是,敦促了摄政王的暗杀,金国政局一度被催化。

    金花与金科之争虽强,但兵权尽数掌握在金花手中,若擅自发动战争,只怕会弄巧成拙,让金花凭借这一战利用兵权轻松得了政权,于大周不利。

    墨玉的笔顿了顿,还是简单的隐喻了那上奏之人的居心叵测,并且讲述了上京有大周人活动,世族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世族为了让自己脱身,陷百姓与水货之中,其心可诛。

    朝堂之上因为这一个建议,抄的不可开交。寒门官员深知战争的痛苦,对他与这些不知民间疾苦的世家子弟的厌恶达到了顶端。

    皇帝若有所思的看着下面吵成一团的官员们,其实,此时发动战争也不失为……

    夏库突然收到了小太监递来的一张纸,愣了愣,看到上面未干的墨迹,心里有了答案。他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沉思的皇帝,快步上去,将手中的纸递给了皇帝。

    “陛下,这是偏殿送来的。”

    皇帝愣了愣,他看着这张纸,然后想起墨玉之前是在金国住了将近两年的世界,还与金花公主交好,又熟知金国朝堂,怎么就忘了这个人?

    皇帝笑着打开了纸张,然后面色慢慢的变了。

    世族还真不知道,兵权在金花手中,这谁知道?他们又不是金国人。

    墨玉:我知道呀。你们都给我让开!

    遭到了打击,就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本子上奏,意图扯开视线与风头。皇帝一直都知道朝堂上总有这种备案出现,可是为了世族的利益,居然枉顾军情民情,对世族的不爽更甚。

    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夏库拿了一张纸给皇帝,不少人都摸不着头脑,然后他们就看到皇帝的脸色渐渐的变了,甚至还带着一丝愤怒。

    一个代表世族的官员正辩论得起劲,将国家将寒门官员的民众打压了个彻底。完全没有注意到皇帝的变化。也是,谁能想到从偏殿会送出来一张纸递给皇帝,皇帝看了之后还会生气呢?

    “陛下,臣以为,此时发动突袭,能有奇效……”

    “放肆!”皇帝摔了一个笔筒,彻底将大殿智商低喧闹声压了下去。

    一时间气氛凝滞,每个人都跪了下来,纷纷含着“陛下息怒。”

    “你身为朝廷命官,竟敢妄谈兵事,擅动兵马,你将大周放在何地,将黎民百姓置于何地?”

    皇帝夹带着怒火的连问让每个人都一脸懵逼,寒门官员也是茫然四顾,刚刚还被怼的说不上什么话,可转眼就得到了皇帝的认可?

    皇帝点了几个人说对这场正在议的战事怎么看,这时候哪有人敢站出来说支持的?每个人都附和着皇帝的话,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说明这场战事不能随意发动。

    皇帝低头看着那个刚刚被自己斥责了的官员,冷哼一声,“身为朝廷命官,不思民生,你给我去长安城巡街,巡个三个月,再来与朕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皇帝摔了一只笔筒,然后看到了一旁摆着的墨玉的奏折。

    他拿起来翻开了几眼,越看越新进,墨玉在奏折上的标注,简直吐方才说的一模一样。那个寒门出声的官员,方才也真是在为世族说话。而那个世族旁支的子弟,却站在中心点吗,分析了利弊……

    皇帝捏着手中的奏折,看着他桌上摆着的纸,面色沉沉的将两样东西收好,把纸夹入了奏折,然后起身走了。

    夏库没想到皇帝一言不发就转身离开了,连忙喊退朝,便跟着皇帝的脚步匆匆去了偏殿。

    墨玉早在夏库喊退朝的时候就站起来了,见到皇帝果然进了偏殿,嘴角微勾,笔直的跪了下去,“臣叩见陛下。”

    皇帝的脚步定住,他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墨玉,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墨玉没有打扰皇帝,静静的趴伏在地上,就连动都不曾动过。

    夏库从没见过皇帝这个样子为难一个小孩子,他有些惊奇,但是在目光接触到墨玉的黑袍时,又不由自主的收回了视线。

    “去兴庆殿。”皇帝站了许久,墨玉也跪了许久,像是一部默片,终于,还是皇帝最先转过身。

    墨玉抬起头,眼中带着一丝光,她撑着地,缓缓的站了起来。小太监想要上前来扶她,但是被推开了。墨玉撑着膝盖,艰难的爬了起来,在原地轻轻的跺了跺脚,缓解了膝盖的痛楚与麻木,跟了上去。

    皇帝的銮驾过去,路上的鞭响声没有停歇,没有人敢驻足停留,墨玉就跟在銮驾之后,随着銮驾回了兴庆殿。

    进了兴庆殿,墨玉正要跪下,却被皇帝止住了。

    “你伤寒未愈,站着吧。”皇帝坐了下来,看着面前静静站着的墨玉,这时候,他才真正开始正视这个孩子,这是他的墨玉使啊。

    “知道方才为何要你跪吗?”

    墨玉低着头,不敢直视天颜,“陛下是陛下,只此一条便是。”

    皇帝松了眉眼,他觉得自己的新墨玉使很听话,“你做的不错。”

    “为陛下分忧。”墨玉恭敬的弯下腰,拱手道。

    皇帝笑着摸着胡须,“金国,还要你看着。”

    一句话,墨玉就听明白了,将利益最大化,这是上官瑞恒现在对她最大的期望。墨玉跪下,恭敬的磕了个头,“是。”

    “长安还有一支墨衣卫,先前你不在,朕便暂时给了严安管着,你自去找他要回吧。”

    “是。”

    皇帝拿起桌边的奏折,翻看了起来,提笔蘸墨,也不抬头:“墨玉,好好做,别辜负朕的期望。”

    “臣遵旨。”

    “昨夜……是什么情况?”皇帝拿着朱笔,勾画着,淡淡的问了句。

    墨玉微微抬头,“将来龙去脉解释了一下。”

    皇帝的笔顿了顿,他知道清风明月楼和笑红尘都是墨玉开的,当时墨玉只是沈自初的徒弟,他并没有在意,可是现在墨玉成了墨玉使,而笑红尘也养了不少歌舞姬,甚至有不少官员都推荐了新会员进去,几乎人人以拥有一块笑红尘的莲花牌为荣。而清风明月楼,也吸引了不少江湖中人投靠,不少人都已经进入了各种达官显贵家中做事,清风明月楼真正做到了“中介”二字。

    “齐越知道那是你的产业?”皇帝放下了笔,看向墨玉。

    “是,小王爷大约是像见一见臣,他父亲与我师父都是同一年去的,得知我回来长安,变相来瞧瞧。”

    “你与他很熟?”皇帝又拿起了笔,翻开了一本新的奏折。

    墨玉低头,“并不是很熟,不过臣能与他熟起来。”

    皇帝的笔一顿,挑眉笑了笑,这样懂他心思的人不多,眼前算一个。

    “你还小,多玩闹些也无事,不用忍着,喜欢谁就和谁出去逛逛,别忘了正事便好。”

    正好能让她看着齐国公府,实在是……拥兵太重,到现在军队之中都还有人说着齐国公的名字,这让他感到不快。

    “是,臣领旨。”

    “嗯,说说金国的那边……”

    ……

    墨玉退出兴庆殿,在碰到人之前,就赶紧离开了皇宫。

    上官问夏这时候正好从转交出来,她有些疑惑的望向那个从兴庆殿离开的声音,黑色的袍子,身量不高,瞧着怎么像是……

    上官问夏只瞥了一眼,那人就在她的视线中消失了。她拿着手中的食盒,然后朝兴庆殿,正要叫门,就被夏库拦住了。

    她身穿烟霞事事如意妆花上衣,逶迤拖地酒红底杭绸缎裙,身披芙蓉色绣花披帛纱衣。顺滑的齐耳短发,头绾云鬓高髻,云鬓里插着汉白玉梅英采胜簪子,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镶翡翠如意的戒指,腰系淡粉半月水波腰封,上面挂着一个石青色银丝线绣莲花香袋,脚上穿的是墨绿底软缎鞋子。

    眉心画了一朵嫣红的梅花,配上娇媚的宫妆,完全没了与墨玉初见时的落魄,望向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夏库都不曾落下那骄傲的神情,真正成了个名至实归的公主。

    “八公主,陛下正与严统领说话呢,您看……”

    上官问夏很少看到皇帝这样严密的和严安说话,她看了一眼兴庆殿的门,总觉得和她刚刚见到的那个黑袍人有关,可是又扯不出什么头绪。她笑着摆手,将手中的食盒交给了夏库,“与父皇说一声我来过就行,这里面是乌鸡人参汤,记得然后父皇趁热喝。”

    上官问夏看了一眼殿门,隐隐好像听见里面有人在说什么师兄什么的,还不让插手什么的。上官问夏下了台阶,只觉得今天里面好像不太一样。听说早晨大朝会时父皇生气了,还罚了一个三品大员去巡三个月街,这还在年内,这样落那个官员的面子……

    上官问夏想不明白,头涨涨的,她晃了晃脑袋,叹了口气,“要是玉儿在就好了,她什么都懂!”

    “公主,六殿下那边还得等着呢。”一旁的宫人上前提醒道。

    上官问夏厌恶的摆了摆手,“去告诉皇后娘娘,我没见着父皇,他和严安在说事,我给拦住了,要再进便是逾钜。”

    那宫人躬身应诺,小心的退了下去。

    ……

    白天不方便直接翻墙越瓦,墨玉让人找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送自己回第四横街,没到地方就从车上跳了下来,避开了左右的眼目,绕了点路回到了笑红尘。

    笑红尘的排演正紧张的进行着,这是新年的一场演出,去年收获了不少会员,笑红尘的名声已经渐渐打出去了,会员制的待客方式更是新鲜,这让不少人都慕名前来。

    而墨玉设立的黑名单上也依旧只有那一个人,可是却从没有人敢对此说些什么,笑红尘也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反倒是那个上了黑名单的少爷连累了自己爹,一家人都离开了长安被下放了。

    “我等了你那么久,你去哪里了!”齐越听说墨玉回来了,骂骂咧咧的就从楼上跑下来了。

    小桃和牡丹让姑娘们自己排练,上来伺候墨玉更衣喝茶。

    “你别吵,我还没吃早饭呢,等我吃了再和你说话!”墨玉摆了摆手,推开齐越,将身上的黑袍脱了,然后换上牡丹手中的白袍,坐到了桌前。

    奶香玉米汁、蛋煎馒头片、黄瓜拌豆腐丝、红枣核桃黑芝麻糊、花生仁拌菜、红枣核桃花生米浆,还有一只大粽子。

    齐越看着桌上这一桌的吃食,瞪大了眼,“我来的时候就说饿了,你们就给了我两盘点心,她这一桌才能吃下多少?你们一点都不让我碰?”

    “吵什么,想吃坐下吃。”墨玉烦躁的拿起筷子,在宫里不是站就是跪,坐也没坐多久,就算早还是那个吃了点东西垫了肚子,可还是早就前胸贴后腹了,她算是知道为什么那些官员早上还要被查路上也没有吃东西了,那么早起床,吃多少东西都不够饱的,更何况还上那么长时间的朝!简直受罪!

    齐越看着墨玉的模样,又扫了一眼桌上每样都只有一人份的吃食,看着小桃不情不愿送上的筷子,顿时没了胃口。而心里,也扬起了一个想法,“我怎么瞧着你这个模样,和我爷爷以前上朝回来特别像?”

    墨玉的筷子一顿,她抬头看了齐越一眼,神神秘秘的说道,“其实……”

    齐越凑过头去。

    “我就是去上朝了!”

    齐越:……

    “吃你的吧,少来!”齐越敲着桌子,瞪了墨玉一眼。

    “嗯,你也吃,这个馒头片挺好吃的。”墨玉抬手将筷子塞到了齐越的手里,让人看着她吃早饭,她可没有那么变态!

    齐越撑着下巴,将那个粽子剥开插在筷子上,慢慢的咬了起来,“你知道吗?大殿下被他妻族连累了,提前封王了,唐氏怕是要被自家人气死!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