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大逆之门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也就这样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也就这样

PS:中国一点都不能少!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丝毫也不怜香惜玉的生吃了一颗还有不到百年就成熟的仙草,又活撕了两头紫品初阶的妖兽,而此时此刻的安争看起来还没有平息狂暴的气息。他的体内被人妖魔三种疯狂的力量撕扯着,虽然紫火已经降低了不少,可依然在他身上燃烧。

    野人山上,安争一步一步拖着往前走,走过的地方,脚印都是焦黑的,踩过的土地被烧的结晶。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很慢,很扭曲,松松垮垮的拖着两条腿往前走。那是因为他的肉身此时此刻还在承受着无法言表的痛苦,他需要更多的外力来为他抵消来自魔和圣胎的力量。

    可是他现在宣泄出来的力量太过狂暴了,安争也知道这很危险。非但将很多妖兽惊走,更会引来强敌。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还在不断的运行有字功法吸收那能颠覆世界一般的力量。圣胎,魔,都是天下间至纯至净的力量,得天地日月之精华,以安争现在的修为境界原本是无法吸收的。

    而紫萝好像已经早就算到了这一切似的,早早的就将他身体里的雷霆之力抽走,又让他修行两种诡异的功法。

    仙宫之中,紫萝从空间法器里取出来一个水晶球似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手指在水晶球上点了一下,一阵光华闪烁之后,四周的墙壁上随即出现了投影......安争和他周围的环境全都出现在墙壁上,十分清晰。

    “怎么会这样?”

    紫萝微微皱眉。

    安争那残缺不全的身体下了他一跳。

    “没道理......已经抽空了他修为之力之中的独特属性,还有两种功法加持消化,怎么会被圣胎和魔的力量搞的如此狼狈。就算他暂时吸收不了这么狂暴的力量,有血培珠空间可以帮忙存贮也不会伤到肉身啊?”

    当他看到那燃烧的紫萝,闪烁的光芒忽然之间就明白了。

    “这个白痴!”

    他猛的站起来,脸色严峻。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安争居然偷偷的再一次聚合了天道雷力。

    “你自己会把自己害死的!”

    紫萝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怒和担忧,身子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是啊,安争快把自己害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天道雷力的存在,他现在根本不必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他的修为之力如果真的保持着至纯至净,怎么可能会遭受如此强烈的反噬?天道雷力就是他的弱点,被圣胎和魔的力量无情的撕扯着。

    燃烧着的活,击穿了的血洞,都是他天道雷力造成的。

    “呼......”

    安争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想着现在自己苦笑的样子一定难看死了。谁知道回出现这样的变故,谁知道自己偷偷重新聚合天道雷力会有这么大的麻烦。不过安争终于理解了一件事......被他的天道雷力干掉的那些人,临死之前承受的痛苦就是这样的吧。安争熟悉这力量,却不熟悉这力量带来的感觉。

    野人山里那些妖兽感受到他的气息全都逃走了,级别更低的不敢逃走就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还差一些啊......差一些。”

    安争知道自己现在需要什么,需要更多的宣泄。战斗是一种方式,吞噬也是一种,所以他在寻找更多的药草,更多的妖兽,战斗和吞噬来分担这种痛苦。

    【血培珠新的能力开启。】

    就在这时候,安争的脑子里忽然出现了天目的声音,让安争的精神一震。之前血培珠就说过开启了一颗新的珠子能力,但是因为里面空无一物,所以暂时不能告知这能力是什么。现在,天目的声音终于出现了。

    【血培珠新的能力开启,可吸收身体不能吸收的多余力量,吸收的量为身体承受量的三分之一。并且吸收的力量将会被压缩成为力量爆株,每一棵力量爆株释放出去的威力相当于自身的至强一击,只能释放一次。此功能可升级,终极能力为吸收身体承受力量的百分之三百。】

    【血培珠新能力到达上限,已经吸收身体承受力量的三分之一,无法继续吸收。】

    安争明显感觉到自己承受的痛苦减弱了不少,但依然需要宣泄。因为他要吸收的力量太过庞大了,分出去身体承受极限的三分之一后,还有更多的力量在他体内肆虐。

    “需要找到更多啊......”

    他迈步朝着远处走过去,每一步都疼的几乎摔倒,若不是安争的毅力远比普通修行者强大的多,可能早已经倒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有个人影一闪出现在安争面前,一脸惊愕的看着他。

    “你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安争站住,转过身看向那个人,发现自己并不认识。

    “你是谁?”

    安争不认识这个人,但是认识那身衣服。雪白色的锦衣,上面有金线绣出来的飞云图案,在左臂袖口上还有一柄小小的剑的图案。这是仙师府的标志,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实打实的仙人。这是安争第一次直面真正的仙宫修行者,虽然仙宫里的人也看不起仙师府的人,毕竟最低级的仙才会在人间界当差。而事实上,有很多仙师府的爪牙走狗都是人间界的修行者。

    “你这个样子,我把你带回去怎么交差?”

    那个仙师府的人来来回回的走动了几步,看着安争的样子有些恼火:“我还要费事的去证明你就是你,真麻烦啊......”

    安争笑起来,他知道自己此时笑起来的样子肯定恐怖极了。

    “你爱慕我啊,我这个样子你还能认出来。”

    仙师府的人指了指安争腰畔挂着的那块牌子,那是缉事司的腰牌,烧成了这样都没有损坏,这牌子的材质还真是够特殊的。他要是不指一下的话,安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牌子居然还完好无损。

    “坠落仙岛的人,都得带回去。”

    那个家伙朝着安争走了几步,看怪物一样看着安争:“不管了,先把你带回去再说......脏兮兮的恶心死了。你刚才问我是谁?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尚久云,仙师府的巡天仙师。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你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第二,是我把你打到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

    安争笑起来,笑的很诡异。

    “你他妈的笑个屁。”

    尚久云往前走了几步,看着安争的样子就很生气。

    “尚久云是吧......你真的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我找你好的很辛苦,本以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那个小山村里,几百条冤魂的哭泣声你听到了吗?骆爷被你绑在大树上鞭挞,临死之前的哀嚎你还记得吗?”

    安争的嘴角勾起来,那是一抹看起来有些邪恶的恐怖的笑。

    “白痴。”

    尚久云哼了一声:“我哪里有那个心思和时间记住什么狗屁山村,什么狗屁骆爷的生死。我在仙师府这么多年来,灭掉的所谓山村多如牛毛,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看来你还想为什么人报仇?不自量力四个字你知道怎么写吗?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真不知道凡人和仙之间的差别。”

    他伸手一指安争:“困!”

    嗡的一声,安争的身体周围忽然出现了一圈一圈的金光,化作了绳索瞬间将安争捆的结结实实。那绳索好像有一种无法挣脱的力量,不断的收紧,好像要将安争勒断一样。

    “孱弱。”

    尚久云冷哼了一声,一步一步走到安争身前,看着安争的眼睛:“啧啧啧......你是被什么人打成了这样,真他妈的恶心啊。都已经成这样了你居然还在最硬,怪不得有人说你们坠落仙岛的人都是怪物。”

    安争嘴角上依然带着笑,比刚才更加的冷酷了。

    “还笑?”

    尚久云被安争的笑容彻底激怒了,他发现安争看自己的眼神里是那么的轻蔑那么的不屑。他见惯那些凡人修行者和普通百姓对他敬畏恐惧的眼神,第一次见到一个看起来快死了的人居然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撕了你的嘴。”

    他抬起手抓向安争的下颌,可是手才抬起来,就看到捆住了安争的金色绳索忽然一根一根的崩断了,啪啪啪啪的声音之中,安争的双臂抬起来,被崩断的绳索好像抡起来的鞭子似的,一下一下抽打在尚久云身上,直接把人抽的飞了出去。

    “我也想。”

    声音出现在尚久云耳边,他心里猛的一惊,想要闪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那只被烧的几乎只剩下骨头的手抬起来朝着自己过来,然后他想躲......明明那只手抬起来的速度并不快,明明他都看到了而且确定自己可以躲开,他的脑子里甚至有一百种反应出现可以见这只丑到了极点的手斩断......可他就是没有避开,也没有任何办法将其斩断。

    安争的手抓着尚久云的下巴:“撕碎是吧,好。”

    咔嚓一声,尚久云的下巴直接被安争扯掉了。血如瀑布一样喷涌出来,没了下巴的人脸看起来那般狰狞。尚久云疼的想下意识的想喊一声,可没了下巴,舌头也垂下来,只是嗓子里挤出来一声嘶哑的音节。

    “我刚才说过了,你来的不是时候。”

    安争嘴角上的笑更邪魅了,让尚久云此时此刻只想跑。

    他立刻转身狂奔出去,然后就听到了喘息的声音,他发现安争在和他并肩跑,那可恶的笑容让他不寒而栗。

    “跑的太慢了。”

    安争从侧面忽然出手,一只手抓住了尚久云的胳膊,左脚抬起来踹在尚久云的肋骨上。噗的一声......那条胳膊直接被安争撕扯下来,然后随手丢在一边。

    “这个时候你来找我,是多差的运气啊。”

    安争一脚将尚久云踹飞出去,尚久云的身体落地之后又翻滚了很久才停下来。安争追过去一俯身将他提起来,掐着脖子往前一推......砰地一声,安争推着尚久云撞在一棵大树上。

    “你是怎么杀害骆爷的,还记得吗?”

    安争忽然往前一冲,两条胳膊凶狠的死死的抱住了尚久云,他身上燃烧着的紫火瞬间侵蚀过去,片刻之后就把尚久云的身体引燃。尚久云疯狂的扭动着,挣扎着,可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大概一分钟之后,安争松开胳膊往后退了一步,烧焦了的尸体随即顺着树干倒下来,在地上摔成了一片残渣和灰烬。

    “仙啊......”

    安争摇了摇头:“也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