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踏天争仙 >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三怒交叠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三怒交叠

PS:中国一点都不能少!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位仙圣对视一眼,脸上的神情变得难看至极,方荡坏了丹宫三位公主筹谋了五千年的计划,使得丹宫的大事至少延期百年甚至更久,他们找不到方荡还好,若是找到了方荡却被方荡从自己手中溜走那就真的是罪该万死了!

    所以三位仙圣大发雷霆,一起出手,猛地下压,方圆百里的云气瞬间被一扫而空,果然一下就找到了方荡!

    不过,找到了方荡的同时,还找到了一些庞然大物!

    三头巨龙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潜伏在云海之下,在三头巨龙身后还有滚滚的虾兵蟹将。

    为首的那三头巨龙其中一头通体白鳞,鳞片细腻犹如牛奶,另外一头巨龙浑身血红,炽焰高涨,还有一头则通体散发着碧滚滚的幽光。

    方荡本来应该是能够从丹宫的包围之中逃之夭夭的,但现在却被这三头巨龙给拦住了去路。

    方荡此时的一张脸上神情冷漠,他认识那头通体奶白色的巨龙,那是冷夜公主,另外那两头方荡却并不识得,方荡对于龙从来都没有好印象,此时被龙阻住前进的道路,他已经生出杀心想要杀掉这三头巨龙。

    丹宫三位仙圣此时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凝重。

    他们宁可方荡逃走了,也不希望方荡落入龙宫手中,不希望方荡落入任何人的手中。

    因为方荡身上的秘密太多,尤其是方荡能够破解醉生梦死的瘾性这一点,这个关系到丹宫三位宫主大计的成败,所以方荡是绝对不能落在其他任何人手中的,尤其是不能落在龙宫手中,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存在能够威胁丹宫的话,那么龙宫绝对是其中的第一个,如果方荡身上的秘密被丹宫了解的话,那么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就将完全不受控制。

    如果龙宫想的话,那么完全可以以此入手彻底毁掉丹宫的命脉!

    方荡能够破解醉生梦死的瘾性的手段的用处远远超出方荡自己的想象,也正是因为如此,丹宫无论如何都要抓住方荡,现在龙宫插手,就算将方荡当场击杀,也绝对不能被龙宫抓去。

    三位仙圣瞬间就做出了决断,眼瞅着方荡被龙宫的三头巨龙拦住,当即齐齐出手,三位仙圣身后的滚滚黑云立时暴怒起来,朝着方荡就灌了过去。

    三头真龙之中的白龙冷夜公主开口道:“方荡,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你的妻子在我们手中他在日夜期盼着与你团聚。”

    在白龙旁边的那头碧幽幽的真龙此时也开口道:“方荡,你是我的人,你去了龙宫,我包你快乐无边,享受不尽。”这话声音犹如软舌绕指,说不出的软糯风情,方荡一听就知道了,这条龙也是熟人,那位一直想要将他拉入龙宫宠幸的碧幽。

    冷夜公主的言语就像是一个火星,点燃了方荡心中的熊熊大火!

    至于碧幽的充满挑逗的言语,方荡此时根本没有听到,因为冷夜公主的那句话使得方荡脑中隆隆作响。

    说话间,身后的丹宫三位仙圣已经一起出手,朝着方荡袭来。

    方荡原本就知道自己现在被丹宫和龙宫两个上幽界最强大的力量追杀,但方荡却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他前是龙宫后是丹宫。

    若说在此之前的时候,方荡还有把握从丹宫的手中逃走,现在,方荡已经不抱有逃走的想法了!

    方荡神念扫了一眼天书天地中的几名云剑山丹士,他们爆了剑丹本来必死,是方荡出手救了他们,为此,方荡将六子阴珠中收拢的六颗金丹全都拿出来了,投入他们身躯中,为他们固本保命,当然,这毕竟是别人的金丹,能不能保住他们的性命犹未可知,不过,方荡能够做得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能不能保住性命,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方荡从踏入仙途开始,就和云剑山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这层关系从最初的子泥要将他炼成剑奴开始,方荡杀子泥被云剑山上下一路追杀,急急如丧家之犬,那真是一场不堪的往事,但也正是在云剑山的一步步逼迫下,方荡一步步成长起来,后来,劈山剑还有冷容剑等几位云剑山弟子出现追杀他,方荡反倒和劈山剑之间有了些仇敌之外的关系,甚至后来,劈山剑当着方荡的面引动天劫,**而死,给方荡指点了一条登天大道。

    后来方荡进入云剑山的玄云剑塔,修炼剑术,再到上幽界,被冷容剑讨债,一幕幕一场场的行来,方荡和云剑山之间已经有了宿命般的关系,正如尹求败等心中所想,他们可以杀方荡,但却不允许方荡被别人用不公平的方式碾杀,方荡可以杀云剑山的丹士,但方荡绝对不会对云剑山的丹士见死不救,这当真是一种奇妙的关系。

    说到底,彼此其实都将对方当成是自家人!

    方荡叹息一声,心中感叹的是,这七位自爆剑丹的苦功白费了!

    随后方荡的一双眼睛开始变得冷冽起来,内中纯粹的纯净越演越烈,慢慢的此时的方荡变了,似乎超脱了上幽界的存在,站在了一个更高的地方,方荡甚至开始缓缓低头,他明明站在很低的上幽云海之底,他面前的真龙也好,天空中冲来的丹宫三位仙圣也罢,都远远要高于他所处的位置,看上去就像是要碾杀一只蝼蚁一样,但方荡的微微俯首,却给人一种方荡正在俯视众生俯视着他们的感觉。

    方荡双手一合,脑后光轮一层层的暴涨起来,与此同时,方荡身外开始有一道光壳随着光轮一层层的涨大长高。

    一圈一圈一圈,足足有一十二圈光轮,层层递长之后,化为一尊琉璃佛像,于是又有十二尊九级金浮屠飞出,悬浮在琉璃佛像之外,如此一来,那三头高高在上的真龙都要抬头仰视这尊双目一黑一绿的佛像。

    而那朝着方荡如大山崩塌滚滚压来的黑云则在十二座九级浮屠的金光一震下如冰雪般迸碎消融。

    骤然见到这尊佛像,三头真龙身后的虾兵蟹将立时如同中邪,呆呆傻傻的看着佛像。

    而丹宫三位仙圣身后的仙尊们也眼中生出一丝疑惑懵懂的光芒来。

    天空中忽有禅音唱响,嗡嗡而鸣,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是一静,似乎谁都不想打扰这一刻的宁静,似乎所有的人都沉入到了一种喜乐之中。

    这一刻,方荡对于佛法的领悟又涨高一层。

    木级佛像是恐惧,铁级佛像是慈悲,银级佛像则是愤怒。

    木级信仰叫人知道什么叫做恐惧,铁及信仰叫人知道什么叫做慈悲,而银级信仰则是愤怒,是佛的愤怒。

    在方荡前面是真龙,后面是丹宫,方荡虽然面目上冷静到了极点,但其实,此刻方荡的心中愤怒到了极致。

    这愤怒有对抓了他的妻子将他的妻子当成筹码的龙族,也有对用醉生梦死将丹士变成人丹的丹宫,甚至还有对自己不讲信用的愤怒。私仇、公仇现在加上对于自己的愤怒。

    此时的方荡心中充斥的就只剩下愤怒这一种情绪,方荡此刻便是活生生的怒佛!

    方荡是参悟过天发杀机地发杀机人发杀机的,此刻方荡将对丹宫的怒就是天发杀机,对于龙宫的怒则是地发杀机,而对于自己的怒,则是人发杀机。

    此刻方荡虽然撑起琉璃佛像,心中回荡的却是‘天人合发,万变定基’这八个字!

    方荡当初对于这句话一直都没有参悟明白,直接跳到了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上,现在,方荡算是将这一块短板给弥补上了。

    方荡不但怒,而且发了杀机!

    人怒要杀人,地怒要杀人,天怒自然也要杀人、而佛怒,却未必就是杀伐一道。

    金刚怒目亦是慈悲!

    方荡这尊琉璃佛像一出,内中血丝遍布,银级佛像的光芒染上了一层血色,普照之下,那些虾兵蟹将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些仙尊们也不由自主的嘴角微微翘起,心中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定力强的则连忙收拢心念,心中诧异不已。

    而那些虾兵蟹将们笑得越来越厉害,以至于开始不住打跌。

    方荡越愤怒,敌人却越开心,这是一个奇怪却又不怎么奇怪的道理。

    这个时候龙宫的三头真龙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头了,冷夜公主不由得发出一声龙啸,原本她以为自己的龙啸能够叫身后的虾兵蟹将们清醒过来,冷夜公主却没想到,那些往日里对自己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冒犯违背的虾兵蟹将们此时对于她的威严啸音完全不加理会,依旧在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

    天空中回荡着潮水般不断翻涌的大笑声。

    三头真龙外加对面的丹宫仙圣都是一脸茫然,虽然他们知道这是方荡的那尊佛像在故意搞鬼,但那尊佛像究竟要做什么,究竟怎么做到这一点却叫他们感到匪夷所思。

    直到一只虾兵大笑着忽然窒息而死,此时似乎才真相大白。

    一只只的虾兵蟹将在发癫般的狂笑之中死去。

    此时脸上露出不自然微笑的那些丹宫仙尊们此时一个个全都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去摸自己翘起来的嘴角!

    仙尊们的定力远远要比虾兵蟹将们要强上许多倍,不过这也叫他们感到一阵心虚后怕,若是他们修为再低一点的话,现在躺在地上大笑打滚丑态百出的绝对有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甚至被活活笑死也不是不可能。

    这是什么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