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全能佳婿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潜力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潜力

PS:中国一点都不能少!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被夏梦惦记着的小茜茜,一点不知窗外事。她此刻正背着小手,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又一圈。

    玩积木腻了,飞机模型给拆了,毯子上也因小人儿焦躁,弄脏了很大一片。精致的小牛仔,精致的小脸上也到处是吃东西染的痕迹。

    脏兮兮的,大眼睛像扫描仪,寻找着能够继续惹奶奶发火的勾当。小小的人儿,言行举止,隐约带着种能让人一眼看穿的心机。

    她在吸引奶奶注意力,想趁机哭闹一番。

    骗人,大人都是大骗子。

    妈咪说带自己去玩,见不到人。奶奶说带自己去玩,又不肯去。家里,一点也不好玩……

    龚秋玲开始还有心情哄她,逗她。接了女儿电话以后,不禁忧心忡忡。

    女儿在电话里告诉她,让她近期务必不要送孩子上学,连不必要的出门都需要全部减少,一切等她回来再说。

    大概是有人意图绑架自己的孙女儿,仔细去问,也得不到太具体的答案。

    耳旁动静琐碎,视线所及,是小人儿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桌上的紫砂茶具。怕她真的弄坏,会伤到自己,龚秋玲勉强笑着从后把茜茜抱了起来。

    “宝贝儿,今天外面会下大冰雹,真的不能出去玩。万一,冰雹砸在脑袋上怎么办,很疼的。”

    茜茜转脸,童真无邪,顺势捂住了脑门:“茜,茜茜见过冰雹。就,就圆圆的,这,这,这么大……”

    龚秋玲拿纸巾帮孩子抹了抹小嘴,顺便用手指刮了下孙女鼻头:“又小结巴了。”

    “茜,茜茜才,才不结巴。”

    龚秋玲应付着孙女,又抱去卧室给她换了套衣服。后坐在沙发上,祖孙两人,一个看动画片,一个看着动画片走神。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广告打断了全神贯注的小人儿。茜茜扭了下身子:“奶,奶奶。茜茜如果不喜欢你,你,你会不会气……”

    龚秋玲恍神:“不会啊。我知道茜茜嫌弃奶奶,不想跟奶奶在一起。那等爸爸妈咪回来,茜茜就去跟他们睡在一起好了。”

    茜茜懵懂疑惑:“爸爸,爱茜茜吗?”

    龚秋玲毫不犹豫的点头:“每个人都会爱茜茜。”

    小丫头眉开眼笑,眨着大眼睛:“茜茜,这,这么可爱呀。”

    龚秋玲忍不住低头亲在了她头发上:“嗯,园长妈妈也跟奶奶说,最爱茜茜。”

    “那,那爸爸不理茜茜。不,不跟茜茜视频。妈,妈咪不理茜茜,也不,不跟茜茜视频。”

    龚秋玲疏于解释,就是心都快化了。忙搂紧了点:“妈咪肯定会跟茜茜视频,咱们这就视频给她。爸爸嘛,都说过了,要工作,要赚钱……之所以不接茜茜的视频,是没有信号。嗯,你看,咱们家停电的时候,是不是不能看电视,爸爸工作的地方也是停电,停好多天了……”

    “等爸爸那里来电的时候,一定会先找茜茜。来,奶奶手机里有爸爸录像,咱们一块看,不看动画片了。”

    茜茜乖巧,小手指娴熟解开了手机锁。

    满是失落的小脸,听到视频里自己的咯咯笑声,情绪很快就变的欢乐起来。

    她看得专注,不知不觉熟睡。

    龚秋玲怕吵醒孩子,坐着一直搂在怀里。盯着孙女熟睡的小脸,怔怔若痴。

    她在想,她爸爸若是在身边,肯定能把孩子保护的好好的,或许都没人敢有对付孩子的心思。而自己,除了谨慎小心,提心吊胆把孩子委屈圈在家里,别无它法。

    ……

    韩东注定不可能得知关于家人的任何消息,他也不允许。自己电话频段被盯上,进而给家人带去不必要的风险。

    刚来a境,是一段熟悉又很难适应的生活。但渐渐的,随着一点点把工作铺开,把训练初步带入正途,个中所承受的压力,让他潜意识中催眠着自己极少去碰可能导致负面心情的人和事。且,他也不留给自己去想工作之外事情的时间。

    白天,盯在演练场。晚上,或一个人习惯于绕着场地,一圈又一圈的跑。或利用场地的工具,将自己所有力气耗尽,一觉沉浓。所自我训练的强度,快接近于在十六处之时的那段铭心刻骨的时间。

    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就像工作一般。过了压力期之后,精力,体力,脑力,都逐步活跃起来。

    训练场,近傍晚。圆日下,站的是一排又一排的军人,有东方面孔,有a境面孔。每排成线,每人如雕塑。躬身,端枪,单脚斜斜悬空,一动不动。

    韩东穿着军装,闲庭信步,由每排的空隙中散步。眼神无锐气,甚至有些温和笑意。但所过之处,一些坚持不住的军人,亦强提潜力,颤颤巍巍的抖动着,消耗着。

    就是这个看上去快没军人气质的年轻人,能够让人生不如死。z国人训练强度本高,亦觉得在a境的这些天,难捱到极点。他们所熟悉的韩东,风格变了,变的像是个只会纠正的机器。

    第一天,因为有两名a境军人被练到昏厥,出现了骚动。甚至两个国家的人险些上演全武行,惊动了包括库卡将军在内的半数部队高层。

    没用,库卡将军都没能够迈进场地一步,被强行拦阻在外。a境闹的最凶的几个军人,每一个,都被干脆清除出了训练队伍,换人补上。

    简单直观的行使权力,导致余下的所有人,再也不敢跳出来。

    没有人愿意当懦夫,尤其这次演练将在全世界的目光下展示。这将是无与伦比的荣耀,也将是他们守护家园,守护a境最后的一道防线。

    刘旺在训练队伍中,他综合素质是最差的。每一天,也都是最狼狈的那个。他眼角余光注意到韩东即将路过面前,端着枪的手开始抖的如同筛子。黄豆大小的汗滴,一颗一颗滚落。驻地面的一只脚,几番欲要软下跪倒。

    韩东脚步放慢了些,停步直视:“实在坚持不了,算了吧!”

    刘旺本能力竭声嘶:“要坚持!”

    “算了,你是文职,可以不参与训练。”

    刘旺缺了组织言辞的力气,依旧嘶声高昂:“要可以!!”

    韩东笑笑,摸着口袋点了支烟:“嗯,就这样,喊。”

    踱步离开,身后是刘旺鬼哭狼嚎,含糊不清的喊叫声。每一声,两秒钟。每一声,都让场地所有坚持不住端枪的军人,将枪口又抬高了一些。

    场地内,训练静寂而残酷。军营入口,莉娜风尘仆仆从外带人走了进来,脚步如风。

    她刚刚参与一场营救性质的谈判,用三十名叛军俘虏,成功换回了被困的两百多名市民。惊心动魄,勾心斗角的谈判,早已经习惯了。

    当然,也习惯有时间就拿着望远镜,站在高处去观察训练场。

    她至今看不懂,少少的一段时间。韩东是怎样,让一群素质参差不齐的人做到完全统一的。尽管这些人还处在训练阶段,可那种气势震撼到了她。

    西点留学过的她,从未考虑最简单的东西,能够激发一个军人多范围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