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时时彩_大发快三_大发时时彩网站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768 感谢两位大佬的盟主

768 感谢两位大佬的盟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死了

    李羡鱼一时悲喜交织,青师可以说是造成他人生惨剧的罪魁祸首,二十年前,牠诱骗结义三兄弟进入万神宫,亲手把生父李无相推入万丈深渊。

    接着,牠培养通玄子,让他为自己效力,再驱使通玄子与养父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李羡鱼彻底失去父爱。

    三个大boss里,青师位列李羡鱼必杀名单榜首。

    没想到这个大仇人最后是被忘尘道长给杀死的。

    “遗蜕被多尔衮带走,很不妙啊”

    李羡鱼悲喜交织时,秦泽就是在场的智商担当了:“他会不会制造出另一位主宰级存在,就像多尔衮自己那样,吞噬遗蜕,取代原本的主宰。”

    众人闻言,顿时一惊。

    祖奶奶呵呵一声:“怎么可能,多尔衮为了吞噬遗蜕,耗费了数百年时间。”

    众人闻言,神色一松。

    就是嘛,好不容易干掉一位主宰,要是转眼就多出一位,那还怎么打,直接举白好了。

    “那就是说,我们其实已经赢定了。”丹尘子面带喜色:“单凭多尔衮和贝克·理查德森,已经不足以与我们抗衡。”

    己方三个极道,再加上他们三个半步极道,总共是四名极道层次的战力。

    打多尔衮和贝克·理查德森,那不是爸爸打儿子嘛。

    听到他们谈话的李羡鱼心里一惊,从自己的情感世界里挣脱,微微变色:“不对,大老板说的没错,多尔衮可以再造一个主宰,而且不会用时太长。”

    大伙纷纷看向他,整齐的战术后仰(冰渣子除外)。

    “你别吓我。”白神瞪大漂亮的眸子。

    李羡鱼没搭理她,思绪回到了岛国,他清晰的记着,当初被斩断头颅的毒尾主宰,元神也接近湮灭,后来逃入黑龙胃袋。

    他和祖奶奶穷追不舍,进入黑龙胃袋试图补刀,永绝后患,不料遭遇了丹云子的袭击。

    彼时,丹云子已经初步融合毒尾遗蜕,窃取了牠的力量与权柄,尽管融合还够彻底,丹云子也无法完全发挥毒尾的力量,但对付已经力竭的李羡鱼等人,就像黄金弗利萨吊打克林。

    如今已经证实,丹云子吞噬毒尾的手段,来源于多尔衮。

    吞噬遗蜕不会花费太长时间,顶多就是刻画阵法需要耗时耗力,但这不是几天的时间,可能是几小时,或者小半天。

    “我自然是知道的,”李羡鱼环顾四周:“你们知道我的特殊,我曾经在岛国经历过”

    闻言,大伙脸色再次沉重起来。

    没人去问李羡鱼具体经过,但相信他的话。

    “大家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多尔衮,你会把遗蜕给谁?”李羡鱼扫了眼众人。

    “自己用。”丹尘子说。

    他并不知道主宰的遗蜕无法相融。

    “这个”祖奶奶很努力的思考片刻:“当然是找一个适合的盟友。”

    说了相当于没说,不过,对于祖奶奶的智慧,李羡鱼已然不抱希望。

    没必要对一个暴力能解决百分之九十九问题的女人,过分的要求她拥有智力。

    这并不现实。

    如果李羡鱼自己能用暴力解决一切,他觉得自己也会懒得动脑子。

    “是贝克·理查德森。”冰渣子说。

    秦泽沉着脸,点点头。

    “没错,寻常血裔扛不住遗蜕,这是不需要验证也能轻易想象的。”李羡鱼说:“血裔界极道高手屈指可数,除了贝克·理查德森,多尔衮唯一能选择的就是那位酋长。”

    “酋长与世无争,不一定愿意掺和进来。其次,除非双方早有联络,不然,多尔衮如何放心把遗蜕交给一个陌生人,把陌生人培养成主宰,这是很不理智的行为。”

    “贝克会长是唯一,也是最好的人选。”

    “而我知道,他能帮助贝克·理查德森在很短的时间里吞噬遗蜕。”

    李佩云等人倒抽一口凉气。

    贝克·理查德森是资深极道,再吞噬古妖遗蜕,无疑会诞生出一位极道巅峰的高手。

    而青师的权柄是分身,既强大又麻烦,如果不是为了争夺果子,这世上没能人把牠从茫茫人海里揪出来。

    在隐蔽和活命方面,牠是当之无愧的no.1

    这样的对手,杀一次已经如此艰难。再来一位同样难缠的敌人,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但依然不是我们的对手。”祖奶奶眸子一转,从担忧到淡定,语气颇为轻松:“你们想啊,即使贝克·理查德森有三道分身,再加上多尔衮,那也才四个极道。顶多就是和我们持平嘛。问题不大。”

    “所以你想说什么?”冰渣子横她一眼。

    “我带着咸鱼找地方躲起来,等到果子成熟呗。到时候,就不怕他们啦。”祖奶奶很有信心的模样,就像数学考了九十分的女高中生。

    大家听后,都觉得祖奶奶的想法很好,是不错的选择。

    纷纷在心里为祖奶奶打call。

    尤其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李佩云丹尘子以及黑白双神。

    秦泽一针见血:“果子什么时候成熟?”

    祖奶奶一愣。

    这问题没人能回答,即使是李羡鱼自己。

    秦泽一拍手:“这不就是没准儿的事么。要是几个月后,几年后呢?”

    “你们能逃,我肯定是不能的,我要与宝泽共存亡。到时候,我就被多尔衮和贝克·理查德森杀了祭天。你们胜算更低。”

    “而且,”他看了眼李羡鱼:“我不信他会龟缩。”

    “祭天就祭天嘛,大不了等我曾孙”祖奶奶给了秦泽一个眼神,表示你懂的。

    复活啊,果子可以回溯时光,肯定能复活啊。

    李羡鱼顿时看向冰渣子。

    冰渣子肯定感觉到他的目光了,但目不斜视,不发表态度。

    回溯时光的话,敌人也会跟着复活一朝回到解放前。

    目前我能回溯时光的两种方式:元神回溯,世界线回溯。

    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无法拯救那些死去的人,或许只有等果子彻底成熟之后,我才能知道如何利用它的神奇,拯救那些陨落在时光里的人。

    时光回溯付出的代价太大,他不能继续使用这个外挂。

    坐等果子成熟是最好的机会。

    但问题是,如果在战局大好的情况下,按照祖奶奶的意思,祖孙俩偷偷摸摸的苟起来。

    宝泽肯定要完蛋,那些珍视的朋友,故人,没一个能活。

    时隔七十年,我们好不容易站起来的血裔界,又要被米利坚踩在脚底碾压,碾碎,毫无尊严。

    这是一个取舍。

    宝泽垮了之后,以贝克·理查德森和多尔衮的智谋,肯定会赶尽杀绝,而是与当局达成协议,借用官方的力量搜捕我。

    我和祖奶奶能躲过铺天盖地的搜捕吗?

    如果它的成熟期不长,那想必没有问题,可如果是几年呢?

    抛弃现有的优势,龟缩起来,坐等果子成熟,弊大于利。

    目前的局势,破军陨落,只剩多尔衮和贝克·理查德森,完全消化主宰遗蜕是需要时间的,理查德森不可能初得遗蜕,就运用的和破军一样如火纯情,这一点,已经吞噬过魅妖的李羡鱼可以确信。

    果子的成熟期无人可知,一旦果子成熟,他们功亏一篑,所以,真正捉急的应该是他们。

    眼下局势这么好,傻子才白白浪费。

    退一步,祖奶奶的“龟缩计策”可以当做后路,当成不得以而选择的后招。

    以进攻为主,以龟缩为退路,稳打稳扎。

    “我其实挺想缩着的,”虽然主意已定,但祖奶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李羡鱼话锋一转:“但是,既然咱们有这么大的优势,可以打的再大胆一点嘛。实在不行,我们再缩起来。你们别把贝克·理查德森想的太可怕,掌握遗蜕的力量,不是瞬息间的事,需要磨合和熟练。”

    李佩云和丹尘子叹了口气,战斗还得继续。

    “话说,我其实没必要这么拼命的吧,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卷进来的。”秀儿喃喃道。

    你当然不知道,你是在不知不觉间落入李羡鱼,不,李倩予的套路,于是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丹尘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我倒是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掺和。”

    李佩云看他。

    “以前是为了复仇。”丹尘子说。

    “那现在?”

    到了现在,他其实可以抽身而去,主宰的目标不是他,而破军已经陨落,师门长辈的仇,已经报了。

    “为了天下。”丹尘子说。

    身为正统的道门传人,他内心是有游历天下,拯救世人的情结的。

    这是道门的传统,一个流传千年的大教,保留下来的传统。

    正如每逢乱世,便有草莽英雄并起,怀揣着制霸天下的情结。

    “很好,那就这么决定了。”秦泽身为大老板,便主动把继续战斗的决策给拍板下来,转而说:“接下来大家有什么意见。”

    “当然是揪出多尔衮和贝克·理查德森。”李羡鱼说。

    “让人封锁浙省的高速公路以及国道,封锁海关,加强附近海域的排查。通知法王,加强附近城市、道路的交通监控。另外,找附近的政府,了解一下牛山景区属于哪个水域”秦泽熟练的下达指令,把黑白双神打发出万神宫。

    万神宫里搜不到信号。

    “这样一来,咱们的对手就从主宰,变成了人类。”祖奶奶呵呵两声:“当年九位主宰打死打活的抢果子,全给别人做了嫁衣。”

    “贝克·理查德森得到遗蜕后,他不成了最强的了吗,多尔衮心真大。”李佩云说。

    他发现自己给不出什么有效合理的建议,便只能发发牢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秦泽和李羡鱼先是一愣,继而脸色微变。

    “糟糕!”冰渣子蹙眉。